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法治 >

侄女抿着嘴笑笑也不说话 一副“我只相信我自己”的表情

95

因为我们乘坐的火车是半夜十二点的,又因为没有买上座位,弟媳便去候车室另一端一个小摊位处买马扎,以便在火车上能自创个座位。
  
  不大功夫弟媳回来,同时带回来一个从卖马扎老人那里得来的信息:在老人摊位正前方不远的座椅上坐的两个人是小偷。昨天晚上在老人打盹的时候,他们偷走了老人卖马扎的钱。
  
  闻听此言,正在无精打采摆弄手机的儿子,一下子来了精神。两眼发亮地站了起来,冲到舅妈跟前问道:在哪?在哪?我还没有见过小偷呢!
  
  顺着舅妈指出的方向,儿子如同去领大奖,颠儿颠儿地跑走了。
  
  跑走了一个,另一个也来了精神。坐在那里有些犯困的小侄女可不像儿子那般叫嚷着问小偷在哪里,而是凑到妈妈跟前小声问:妈妈,小偷在哪里?他们会不会到这边来?
  
  知道孩子胆小,我们异口同声地说:不来,不来,我们人多,他们不敢来。
  
  稍稍安心的侄女依偎着妈妈坐了下来。没过几分钟,探起头逐个看看放置的有些分散的包,还是不放心,起身,把几个包拎到一起,她自己坐在了一个稍大的包上面,把其他几个小点的包摆在她身体周围。
  
  看着她不停地倒腾,我们几个大人相视而笑。坐在她对面的弟弟笑着安慰道:玥,有爸爸在,你怕什么呀?!
  
  。
  
  等待总是漫长的。
  
  小小的波折过后,我们看报的看报,玩手机的玩手机。除了侄女身边的几个包,就是放在身边我自己的包了。侄女冲着我小声命令道:姑姑,别光玩手机,看好你的包!
  
  我故意气她说:让小偷偷走吧,省着拿了。侄女一瞪眼:不行!
  
  瞪着眼睛看包的小侄女大概有些犯困,不知是怕自己睡过去还是想睡一会,坐在那里无声地忙碌了起来:除了坐着的包带提不起来外,把身边那几个包的带儿都套在自己的胳膊上。
  
  看着她可笑的动作,弟媳哭笑不得:孩儿啊,要是小偷把你偷走了,那这些包也就没有了。
  
  无论我们怎么笑她、逗她,小侄女固执地不肯改变自己的动作。也许,此时此刻,在这个世界上,最有安全感的就是自己了。
  
  再找那个跑走的人-我的儿子,他竟然坐在小偷附近玩手机,装作无意地坐在那里,守着小偷去了。
  
  弟弟让我给他发短信把孩子叫回来。知道弟弟担心孩子的安全,但我没有发。过了一会,见我还没有动静,弟弟问我怎么不叫他回来。我说:他也不是小孩子了,不知是非,不懂自我保护。现在有我们在他身边,如果我们不在他身边呢,要谁去叫他?
  
  尽管弟弟有些不服,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相对而言,也许觉得此时我这个当妈妈的是最有发言权了吧。无奈的说了声:没见过你这样当妈的。
  
  不久,儿子扫兴而归,嘟囔道:没看到偷,都走了!
  
  坐在旁边的侄女长舒一口气,对这个结果似乎很满意。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