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法治 >

我们已有那么坚实的友谊做基础大不了请她们啜一顿--我那些可爱的

161

忍痛割爱
  
  上网的最初,用一元钱得来的QQ靓号上不敢加陌生人,只搜罗身边最好的朋友加为好友,几乎都是同事。
  
  跟着她们学聊天,学进UC房间,随意和她们的好友打打闹闹,因为觉得经过她们筛选过的网友一定都是好人。还开了空间,只会去别人空间偷精彩的日志。
  
  随着对网络的渐渐熟悉,很希望有自己的文字。可我只会弄些土豆、白菜般的文字出来,而这些文字往往都来源于生活,来源于发生在我身边的人和事。尽管我一向不喜欢人后说三道四,但也怕自己的文字一不小心伤及无辜。不是有句话说嘛: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于是,学孙悟空拔根毫毛分身有术,另辟小屋,改头换面,把席慕容一首诗的名字用作自己的网名。这一用就是四年。
  
  那么悠然地在属于自己的小屋里拼字造句,尽管拙劣,却很快乐。随着好友的不断增加,网络友谊如涟漪般圈圈扩大,幸福自己快乐他人。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新家的建立总是要投入很多精力和时间的。与同事好友的渐渐疏离不久便被发现,痛斥之后盛情难却地再被邀请过去,只是一再恳请为这个号保密。
  
  那时只三人:心雨、月物语、冰舞,她们也是我最好的伙伴。随后的几年间,她们也在履行着当初的承诺:为我保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爱我所爱加入进来,她也是我很喜欢的可爱、善良的小女人,至于她是怎么知道我QQ号的已有些忘记。
  
  有些事,有了开始便很难有结束。直到后来的今天为止,单位中知道我有QQ空间知道我喜欢写日志的人似乎在增多,而且大有蔓延之势。我的文字让她们很惊奇,惊奇的对我似乎有些另眼相看。对于这一点,让我诚惶诚恐,很是不安。我最怕的就是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她们聊起我的空间说起我的文字。每每此时,我就会很快并且不留痕迹地转移话题。
  
  我天生就不是个张扬的人,喜欢低调生活,冷静处事,况且我本就没有高调的资本。
  
  空间本就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心灵家园,随意涂抹,扬手乱画,喜则笑,忧则悲,喜忧之后还复然。尤其心情,颠三倒四,胡言乱语,不定说什么。而我随意说说显示的时间,被同事发现后,上班后就会问我为什么总失眠,有什么心事或者工作不顺利等关心式的猜想,让我感谢之余赶紧为己解释,更加汗颜于自己好似在为赋新词强说愁了。
  
  也因此想再申请新号,另择家园。可是,实在不舍得这四年来一路跟随的文字,还有QQ上那么多彼此欣赏的好友。更因此,有些文字不敢随意再写,有些心情不敢随便流泻。
  
  退而求其次地想,还是狠下心来把同事全部删除吧--每想一次,便内疚一次。连有些陌生的网友都不舍得删除,怎么下的了手删除这些很好的同事呢。于是,一拖再拖。
  
  QQ上有一位熟人,生活中仅限于见面打招呼的那种。他怎么知道的我,并且定位而加,至今都是个迷。他的存在一直都以为是随意而来的普通网友,存在很久以后才知道竟是生活中的熟人。他常来看我日志,但从不留言,也不聊天。
  
  有一天已近深夜,也许那天他心情很不好,破例到水下挖我聊天。那一天,打字很快的他和我说了很多,他工作上的难,婚姻上的苦(这个我本就知道)....还请我告诉他该怎么办。那一天,我除了做广义上的安慰外,什么也不能说,因为彼此的距离不是天涯而是咫尺。
  
  从那以后,再未聊过。可是,生活中再见面,我怎么样自己不知道,反正明显看出他的尴尬,他眼神的躲闪、回避。我知道,他对我飘忽躲闪的眼神不是来自常人理解的情感,而是因为我窥视了他的隐私--尽管责任不在我。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安全圈,那个圈子里只能有自己,外人不可私自闯入。否则,不说杀无赦,也会被列入驱逐黑名单。我一个不小心,不幸被选定。
  
  我常说,网路是生活的一个延伸。这句话,是相对而言不是绝对。有些人,有些事,最初的定位在哪里,只能在哪里,如同足球场,越位便被判罚。
  
  我不是裁判,我的同事们也不是球员,我知道她们之所以请求我允许她们来到这里,也算对我的抬爱,该自量才是。然而,她们的抬爱,却让我不敢说话了。
  
  下了很久的决心,终于在写这些文字之前实施了。每拉黑一位,就在心里默念一次:对不起!最对不起的是相伴四年的心雨、冰舞、月物语,还有后来的爱我所爱!
  
  我知道她们发现后就算怪我也不会把不高兴放在心里,因为。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