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法治 >

看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在她的催促下我才离开诊室

152

 十二点整,下班时间已到,准备收拾东西起身回家。
  
  桌上电话响起,接听,是门诊退休复又返聘的老医生,问我止痛化症胶囊没有了吗?我说有呀。怕言之有误,又从电脑上查了一下,很确定地告诉她药房、药库都有货。
  
  她有些不解地问:那我怎么开不出处方来呢?
  
  如果真是这样,很有可能是之前断过货,门诊药房在系统上进行过“不可供”设置,有货后忘记更改过来。告诉老医生请先放下电话稍等,我查一下原因马上回复给她。
  
  门诊药房中班接听电话的是个上班时间不是很长的小同事,我让她看一下止痛化症胶囊是否设置了不可供?停了一会,小同事回答说没有设置,是开放着的。
  
  放下电话我回复给老医生,说应该没有问题,请她刷新一下电脑再重新尝试。放下电话时间不长,她再次打过来,说还是不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我说您稍等,我下去看看。
  
  知道中午时间是比较紧张的,无论医生还是患者,都想快点办完事回家。于是连电梯都来不及等,奔跑着来到药房。刚走进药房,小同事就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是点设置了,我刚才没看对。”旁边年龄稍长的同事冲我笑了笑,知道是她帮了小同事的忙。
  
  当进入医生诊室时,她的手刚刚离开主机上的按钮,主机浅浅的嗡嗡声也戛然而止。我站定刚想解释,她一伸手又把主机按开了,一边按一边说:“是电脑不好用了,净耽误事!”看她如此,忽然有种心疼的感觉。
  
  在等待电脑重启的时间里,她笑着对我说:“哎呀!你咋下来的这么快呀!重启后应该就有了,别管了,你快回家做饭吧!不行再给你打电话。”本来想解释是药房的原因不是她电脑的事时,想想欲言又止。微笑着说:“嗯,放心吧,这次肯定能有。”
  
  。
  
  其实,平日里诸如此类的小问题在其他医生那里也有遇到,一般都是医生直接往药房打个电话问一声怎么回事,药房就知道了。但对一些已经退休复又返聘回来或者即将退休的老医生们来说,他们在这个群体里是孤独无助的。如同出嫁返家的女儿,尽管名义上还是这个家的孩子,但在心理上却弱势了很多,说话、办事已不再将自己置于理直气壮的主人翁地位。加之随着年轻人的增多,新上班的年轻人并没有看到老医生们做过怎样的努力、付出以及见证他们曾经的辉煌,所以在尊重上便会淡了很多。而老医生们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新生事物理解能力差,接受速度迟缓,他们的步伐已无法跟上时代的节拍,只能小心翼翼地跟在年轻人后面,紧张甚至勤奋地学习着新事物。即便如此,还常常出些让年轻人哭笑不得或者无法理解的笑话,结果只能导致他们更加紧张而又小心谨慎,甚至还会有些自卑生出来。
  
  因此,每每有年长的同事来找我帮忙,无论私事还是公事,我都会很耐心、很细心并竭尽所能地帮助他们。就算我帮不到,也会运用我的关系找人帮助,直到他们满意,直到问题得到解决。不仅如此,每次和他们说话的时候我都会带着足够的尊重,一方面是他们值得尊重,另一方面也是想通过我的表现带动周围的年轻人尊重他们、关心他们、帮助他们。
  
  不是我有多善良,而是我知道,我也会有如他们一样渐渐老去的那一天。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