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房产 >

武武失去了曾经的拥有后才真正领悟到拥有时的幸福他没有珍惜

89

人类是一个热爱群居的生命体,惧怕孤独,不论是城市生活还圈是农村生活环境,人类都过着群居的日子,既是深山老林人烟罕至的地方,人们也是三五户凑在一块过着群居的生活,当然也能看到与外界不搭界的独户人家,尽管这种状况十分罕见,但也是过着至少有俩人的家庭群居生活,大山深处独此一家的往往有其难言之隐的原因,或者是为了有意躲避人群的所为。日常生活中的人们需要情感交流语言沟通,更多的是一种相互的照应,或许是各人在生活中所扮角色不同,角色间谁也离不开谁,诸如儿子离不开母亲,丈夫离不开妻子,富人离不开穷人,病人离不开医生,商人离不开买家……若一定要把某人隔离开来,那就是一种非常态了,比如关禁闭,羁押坐牢。
  
  武武呆呆地站着望着远方生他养他的那个村落,心境一片空白,他被彻底驱逐出来了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在宗族社会里被剥夺族籍驱逐出族无疑比死的惩罚还厉害,以死相处即使死了还有根还有自己的姓氏还能埋进祖坟,可他什么也没有了,没有了自己的家,没有了自己的宗族,甚至自己父母的坟都没有资格去上,因为父母的坟墓在宗族祖坟里,他已经失去进祖坟的资格。他不管日晒夜露的就这样站着目不转睛地望着远方的村子,即不知道饿也不感觉困的站了一天一夜。他失去了曾经的拥有后才真正领悟到拥有时的幸福他没有珍惜,当醒悟过来一定好好珍惜时已经来不及的没有机会珍惜了。
  
  他踉踉跄跄背对村落向远处的大山走去,他要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从新开始生活,没有人的地方就没有赌、没有嫖、没有是非,似乎就可以悔过自新从头开始。他不知道饿,渴了就喝喝河水,累了就坐下歇歇,当感觉饿了的时候他已经身处深山,他顺手摘下身边不知名的野果充饥,再渴了就趴在溪边痛饮一番。他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就往大山深处不停歇的走着。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他颇感困乏,他就地躺在草地上很快睡着了。
  
  他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坐起来后眼睛一阵犯花,他看见他曾经救过的那位土家族美少女向他走来,他揉揉眼睛再看看,没错,就是那个美少女,而且就是美少女一人向他走过来,他奇怪了;美少女怎么一个人跑这来了?美少女越越近,他突然想到:她过来了肯定要与我说话,肯定要问我怎么跑进深山来了。那我该怎么说呢?说自己被开除了族籍驱逐出来了?不行,我不能告诉她这些,我不能跟她说话,我得跑。于是,他一溜烟地逃走了。为了不让她知道他的行踪,他慌不择路的使劲跑,由于跑速太快,他失足掉进了山漄……他一身冷汗地惊醒了,他摇摇头的自语道:都沦落成这样了还尽做美梦。
  
  他继续往大山深处走去,他步入了原始森林,他真是命运不济呀,他掉进了猎人捕获大型动物所挖得陷阱……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