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房产 >

当时仅限当时 矫情的事后自己看到都觉羞耻

146

风从袖中过
  
  我们总是不知道。不知道会在哪个瞬间相识。不知道在初初相见之后的以后,彼此生命中会有多少交集。也不知道又是在哪次之
  
  后,再也不曾再联系不曾再相见。甚至连回忆,都无法说出记忆最后那天,你穿什么颜色衣服,我们又都说了些什么。很多事情,往
  
  往就是这样,太多太多无疾而终,徒留一声叹息。
  
  也唯有在某些时候,某个阳光不错懒洋洋的午后,某个小雨淅淅沥沥的晚上。听到某首一起听过的歌,看到某张照片往日的上传
  
  日期,翻到那年今日动态评论比内容更出彩,没来由的伤怀那么一会儿。只是这伤怀的时间也短,越来越短。甚至有时会恍惚记不起
  
  ,我们有多久不曾再深入的聊天,深刻的剖析自己。我们终究成了如今模样,沦为芸芸众生之中再普通不过的其中一个。不言心事,
  
  不诉离殇。
  
  一时的情绪还是会有,心思依旧细腻,情感依旧丰沛。听歌的时候还会感动,看书看到喜欢的句子还是会反反复复多看几遍,读
  
  到喜欢的诗心里念了一次又一次却不肯念出声,看微博的时候也会哀哀自伤。只是无论快乐与悲伤,似乎都成了不值一提的小事。像
  
  一尾只有七秒记忆的游鱼,当时仅限当时,矫情的事后自己看到都觉羞耻。
  
  依旧喜欢白,阳台,衣柜一溜的白色,收藏夹却还是好多的白衬衫白裙子。素心清且闲,竟然也想着张罗养些花花草草什么的。
  
  依旧喜欢用肥皂,淡淡冉冉一缕可嗅的香。时不时的发呆,眼神呆滞,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还是习惯断断续续的记录一些流水账心
  
  思。依旧晚上十一点的时候走夜路,静悄悄的无人街道,清冷的月,散落的星子,耳机里疏朗的民谣抑或柔和的日文歌。
  
  很多不变,又很多改变。多些经历终归是好的,绕一些弯路也并不一定都是坏事。或许成长就是这么回事吧,走过几次弯路错过
  
  几次才算对。最艰难的永远是当下。其中的挣扎,踌躇,孤独,无助,这些事后能一笔勾销吗?不。可恰恰不正是因为这些,才有了
  
  今时今日的你吗。虽然不够满意,但终归还不算太失望。
  
  远方呐。还是会隐隐的好奇,不知道远方有什么。其实也不需要有什么,“远方”两字就足以承载所有的幻想及期待。我深知,
  
  到最后,曾艳羡过旁人拥有的自己也都会有。面包会有,知己好友会有,良人会有,一切都会有。嗯,不着急,岁月温柔,你如此美
  
  好。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这诗词水墨中千重万复重重叠叠水光潋滟的姑苏城,在此停留不了多久了。遗憾的是,这两年多以来
  
  ,实则也不曾怎么走过访问过。吴侬软语的苏白,一两句都不曾学到。真到了告别的时候,才发觉平日不觉的诸多好。
  
  折扇。苏绣。油纸伞。旗袍。采莲。乌篷船。
  
  小桥。流水。园林。古镇。昆曲。评弹。
  
  青石板。小轩窗。廊前微雨。落花人独立。
  
  恁多零零散散细细碎碎的旖旎诗情,时不时的冒出来。刚才还觉得文艺,自我陶醉,才这么一会,只觉矫情。总是习惯于给某个
  
  地方赋予意义,且每个人的定义都不同。我所在的地方也许是你的心之所念,而你周遭窸窣平常的风景也许恰是我想要千里奔赴的远
  
  方。
  
  在一场雨的时间里,你没有看我,我没有看雨。窗外流光,时光倏尔。青丝韶华,何处天涯何处家,何处城池何处他。春已过,
  
  夏悄然。情千丝,思成茧。
  
  偶尔,也写一些旖旎的细碎心思,窃喜,伤怀,思念,踌躇都有。可又偏偏半遮半掩着,越是在意的越想藏起来,越是伤怀越要
  
  伪装成疏疏落落不动声色模样。
  
  离别时,不舍再看你一眼,怕再见再不得见。不敢再看你一眼,怕真的只能再看一眼。
  
  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一直都觉得,再也没有什么比得上千里迢迢赶来相会来得浪漫了。嗨,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
  
  看风景呢。
  
  或许,每个人都希望能遇见那么一个人吧。你说一句想你,想见你。然后那个人就买了次日的车票来看你。只是终究这些只在别
  
  人的故事里看到过,或许有一日我也会成为那样的人吧,因为突如其来的情绪想要见你然后次日就去了。
  
  其实这样也不好,我们要离得近了才好。等到哪天,晚上七点的时候想见面,然后八九点钟我们就见到了。或者最好是你说过刚
  
  一会,那个人对你说,开门,或者下楼,所有心血来潮都能马上得到满足。
  
  一觉醒来,暮色四垂,雷声落下的同时,下起了大雨。几分清醒几分糊涂,睁开惺忪的眼,懵懂又清明。窗外的灯映照窗子上,
  
  暖暖的黄。四下静默,不想出声说不出声。心思浮动,动也静。枕畔清香,长发散了满枕,甚至可以想象那种轻漫的妖娆。轻嗅,可
  
  有哪个记忆的转角,也曾倚门回首呢?
  
  开了灯,桌子上的干花袅袅娜娜,为房间增色不少。绿色的小花,星星点点,枝桠细,柔韧颈。发微拢,发夹固定,眉眼就漏了
  
  出来。近来时不时也会描一下眉,可惜,总是画不出秀气模样。也会想起爱上张无忌的歌词,让他一生为你画眉。还有一句古诗,妆
  
  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淡若吾眉,眉间心上。
  
  开了手机外音,民谣,南方的秋天。暖暖的夕阳落下在西边,微凉的风吹来了夏天。
  
  他在安静深情的叹呐:幸福能不能再陪我久一点,像南方的秋天短的看不见。
  
  他在安静深情的唱啊:而我能不能继续留在你身边,有点天真的再问你一遍。
  
  诗那么短,期待那么长。
  
  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
  
  愿有所执,执有所待。
  
  愿你下次见我带着花,愿我下次见你带上他。
  
  _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