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生活 > 低碳 >

东北行之红衣女人让座 只为了其父亲有个安稳的地方休息

198

 
  
  曾听人说过:南方人最怕东北人,只要东北人扯着嗓子喊一声,南方人就吓的不敢出声了。
  
  我是东北人,可也怕东北人。
  
  那是登上返程列车不久,大概夜里十一点左右的样子。列车停站后重新启程,一群带着较重寒气的男男女女涌入车厢。此时车厢内原有的旅客或歪或斜的都已昏昏欲睡,车厢内较为安静。
  
  车门处最为拥挤,有几个不甘被挤,体力相对较好的就使劲往车厢中部挤来,车厢中部正是我所处的位置。
  
  本来我是有座位的,只是看到有位身材较高,体型富态的六、七十岁老人一直站着,因为夜色渐浓,他的困意也渐浓,扶着别人的椅背在打盹。他高挑漂亮、打扮入时,拎着大包小包的女儿站在旁边也是爱莫能助。看着老人的样子有些不忍,于是起身把座位让给了他。他的女儿带着微笑投给我感激的一瞥,我也回她一个微笑,算是说“不客气”。
  
  我站靠在椅背边,从被夜色衬托而变成镜子的窗玻璃上反观车厢内形形色色的人,由他(她)们的衣着、形态想他(她)们的生活。
  
  我周围也是拥挤的,只不过相对于车厢两头要好一些。因为车厢过道的地上也排坐了一些人,所以那些刚上车往里走的人行的就很吃力,小心寻着缝隙插脚,以免踩到地上昏睡的人。
  
  只听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女音,全然不顾周围的安静,大喊:走啊!走啊!前面的走啊!
  
  正走的吃力的前面男子回击到:我到想走呀,可也得能走啊!
  
  女人也不含糊,嚷道:你靠边,让我走!
  
  听到女人的声音,正闲的无聊的我心下窃笑:让你走?这到处都是人,我看你能走到哪儿去。
  
  随着前面男子的停步躲闪,在小分队中脱颖而出一位穿着红色羽绒服,五十岁左右的女人,一副上刀山下火海也不怕的势头杀将过来。为了能让这个“恶人”早些顺利通过,在她快要到我身边的时候,我离开座椅边站到两排座椅之间,几条人腿缝隙处,稍显宽阔的地方。而我此时呈现的是独立,四下没有抓扶的状态。就想让她快过去,然后再回位。
  
  没想到那位红衣女人挤到我刚才站立的位置,长叹一声:“哎呀!这个地方不挤”之后,竟然靠在椅背头处不动了。
  
  那一刻的我有点蒙:怎么回事?地盘不保!
  
  而那个女人好像根本就不觉得那个位置与我有任何关系,正眼也不看我一下就放松身体随着车厢摇晃起来。
  
  心里有些气,放低声音问那女人一句:你站那儿,那我站哪儿?
  
  之所以放低声音,一方面是不想搅扰到周围睡觉的人。另一方面,说实话,面对那么阳气盛的人,我有点底气不足起来。
  
  那个女人理直气壮冲我一瞪眼:怎么?你要站这儿?!
  
  一看那架势,好家伙,还是你站吧。我愣是瞪了瞪眼儿,没敢吭声。
  
  此时坐在我座位上那位老人已经坐靠在座位上睡着了,可能他太累太困了。这样也好,否则老人又该不安而起了。
  
  他的女儿从旁边座位底下拖出来一个马扎递给我:姐,你坐这个吧。
  
  我赶紧摇头,连声说:不用,不用,我不累!其实,就算我不摇头,也没有坐的地儿呀,否则她或者她的老父亲早坐下了。
  
  随着列车的远行,我的怒气也渐消。反而越来越感觉可笑:都说鬼怕恶人。我不是鬼,可咋也怕恶人呢。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