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生活 > 低碳 >

杨光将会永远地离开他离开这个家

93

  
  杨光忍受了一晚上痒的折磨,第二天一大早也没有顾及做早餐就直奔一家大医院,挂急诊、看医生、血尿化验,诊断结果是感染上了一种严重的性病。杨光得知结果,顿觉天昏地暗,不仅仅是得了这种脏病倍感羞辱,更多的是对病原体的传播人感到失望,要知道婚姻才刚刚开始,蜜月都还没有度完,就因公差中断了蜜月而公然带回了夫妻间的感情背叛。杨光目光呆滞的看谁都觉得人们对她投来鄙视的眼光,她空灵的大脑里一片空白,精神上却承受着是她的躯体难以负重的十字架,她一直在暗暗的自己问自己:“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然只有问语,没法回答,或者说她只会问怎么办?就根本没有办法该怎么办。她忽然想起母亲曾嘱咐她的话:“孩子,不论遇到多么严重结果的事,一定不要妄下结论,想办法弄清楚原因。”
  
  杨光拿着诊断报告回到家,径直走进卧室推醒尚在睡觉的吴远智,吴远智醒来不耐烦地:“睡个觉也不让人消停,还让人活不?”杨光强忍着脾气的暴发地问:“你这次出差都干了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吴远智一激灵的醒了过来,他嘴里嘟囔道:“你怎么说话呀?出门在外能干什么好事?”杨光愤怒地把诊断报告伸手递给他:“这就是你该干的事?”吴远智接过来一看地:“这么说,我也染上了这病?”杨光懒得搭理他的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准备离开这个家。吴远智恶狠狠地骂道:“这个婊子养的,敢害老子?老子将要你生不如死。”
  
  当杨光收拾好自己的衣物行李正要出门时被吴远智拦住了,他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说:“给我一次机会吧?也给我留一个面子。我承认都是我的错,可看在我追了你四年的份上,你饶了我这次吧。”杨光默默地流泪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吴远智仍然紧紧地抓住杨光的手,唯恐一松手,杨光将会永远地离开他离开这个家。吴远智继续说道:“你这一离开,事情传出去了,我的前程,我的仕途都会彻底的完了。再说,你现在也染上了这病总得治吧?象这种脏病上哪去治都会遭冷眼,这颜面也没地方搁呀,倒不如留在家里,我让姐姐派专家到指定的地方给我们治,以免扩散了出去。”
  
  半个月后,杨光的病彻底治好了,她在单位请了事假回到父母家。她回到家就委屈地哭诉了吴远智的所为,然后告诉父母亲说自己想离婚。母亲杨老师听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地:“唉……光儿,这就是你的命。”父亲李工听完却坚决反对地:“才结婚几天?说离婚就离婚呀?你这一离婚,街坊邻居怎么看待你和我们家?孩子呀,不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心痛你呀,可在我们这个国度里,活着就是为了这一张脸呀。你要离婚,我这张老脸往哪搁?我希望你好好考虑考虑,再慎重却做出决定。”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