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生活 > 低碳 >

这话里行间怎么感觉到有粉饰自己的味道?还是这样不吭声地走了好

142

 於君见器宇轩昂的中年人叫着病床上的老太太“妈”的直奔而去,心想老太太的儿子来了,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此时不撤退,呆会儿人家明白怎么回事后又要与自己寒喧应酬,而在需要语言沟通的应酬上恰恰是自己的短板,为避免言语短不会说话的尴尬,那么只有脚下抹油快一点开溜呗。他刚在走廊拐弯处拐弯就听到器宇轩昂的中年人的自语着地:“咦,刚刚还看见他在床边站着,怎么这么快就没人影了?去哪了?”中年人显然是在找於君,无非是想有表示感谢的举动。於君默默地笑了,暗自庆幸自己溜得快,不然面对着人家的感谢说什么呀?我说:自己遇上了摔倒的的老人家,就该义不容辞地要尽义务把老太太送到医院里来,这话里行间怎么感觉到有粉饰自己的味道?还是这样不吭声地走了好。
    中午在办事处的食堂里午餐时,於君端着饭碗凑到科长身旁坐下地:“师父呀,面见后勤处长了,那降温的茶叶应该是不成问题了吧?”科长望了他一眼,嚼完嘴里的食物地:“哪呀?我找到处长办公室说明来意,刚刚把两条烟搁在他的桌子上,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处长便接电话,他接电话的神情呢也越来越严肃了。他接完电话就往办公室外走,顺便对我说了一句话:我有紧急事情要快去处理。你明天再来吧。就这样,我只好先回来了,等明天我们再去。”於君追问地:“明天再去,还给处长带烟吗?”科长一愣地:“这还是一个问题哟。”
    那会儿的人与人的往来,求与被求之间也存在着送礼,只是诸如农副产品,或烟酒及土特产,收礼的主儿也有嫌礼轻量少的,却不可能开口明说,往往都是借故走开予以暗示,如果送礼者没有悟过来的话,求人的事基本上就泡汤了,肯定办不成事。那会儿的送礼也没有象当今的送礼风气用红包开道,动辄数千上万元人民币,甚至数十万元人民币,当然也要看所求事情的大小、难易而决定送红包的数量的多少。像科长去攻已经有人打了招呼的推销茶叶关,两条好烟也就应该是够了,倒不是价值有多少,关键是这好烟难弄到。可处长要我们明天再去,是否暗示……唉,两条烟不够再追加两条烟呗。
    科长与於君吃完午餐也顾不了睡午觉,直接来到办事处的主任家向主任汇报今天的事情经过,无非是恳求主任再特批两条市场上难得一见的“永光”香烟给他们备用,以便明天再去面见后勤处处长时能顺利拿下推销茶叶的这笔业务。然主任面对着科长的请求不予松口,办事处的哪笔业务都指着这紧俏物质去攻关,你科长攻一个关要两份配额,显然不合适,甚有拿公家材物做自己的人情之嫌。于是,任凭科长怎么说好话、怎么求情,主任就是不松口再多给两条“永光”香烟,不是不给,是压根儿就没有,这没有了上哪去变来给你?气得科长恨不得把主任活剥了……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