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生活 > 低碳 >

其实你我都清楚现实与生活这两者没有一样会去心疼或去可怜你

57

 我不知道、我究竟该以如何的姿态去面对所谓的生活、在它面前、我总是显得渺微不堪。甚至要付出更对、却未有回报。甚至有
  
  时候要付出血的代价、可是这些又有什么呢?其实你我都清楚、现实与生活这两者没有一样会去心疼或去可怜你。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在想着一味的逃离。
  
  很可笑的、没日每夜的思考一个无聊的问题、为什么。。活着?
  
  有人曾告诉过我、你每天所做的以及思考的、就是你想要的答案。可是在后来的时光中、有些东西告诉我、其实事实不是这样的
  
  。
  
  它就像一个陷阱、以美好的姿态笑容满面的接受你、然后在始料未及的情况下、一切开始恶劣。将你所有的一切打碎、美好的、
  
  幸福的、然后让你再去拼凑、然后再被它打碎。深深的折磨、我开始有些讨厌。面对它、其实还不如面对一台冰冷的电脑。
  
  开始没有黑夜白昼的面对一台机器、对着他、我可以掏心掏肺、也可以没心没肺、我才能感觉到自己活着、并真实的存在着。所
  
  以有些人常常会对我说、你到底要在那个如同幻影一般的世界生存多久、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不想孤单、
  
  不想悲伤、不想思念、这三样东西真的有些致命、所以我必须给自己找一丝慰藉或者依靠。或者是为自己的逃避找一个借口、逃避生
  
  活、逃避现实?还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我开始知道迷茫也是一种病、让很多问题去索绕你。就像枷锁一样让你失去自由。有时觉得就连身上单薄的衣衫也有一种束缚感
  
  。争夺、挣脱、我不想这些再将我困惑。
  
  记忆像腐烂的叶子,那些清新那些嫩绿早已埋葬在时间刻度的前段,惟有铺天盖地的腐烂气味留在时间刻度的尾部。
  
  在奔赴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累了、倦了。开始停下来、驻足回望、原来一个人也可以走这么远。尽管有时后知道、剩下的时光
  
  我会去怀念、有些记忆如同黑夜般的深不可测、但是、这无疑已经成了我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那些如同针一般在你胸膛来回恣意穿刺的东西我想你会明白他是一种如何的东西。
  
  我想、当你在黑暗中抱紧双膝淡淡抽蓄的时候、你也在渴望一个拥抱、一个熟悉而又温暖的声音对你说出的晚安。我曾也是这样
  
  、抱紧双膝、在空洞中缅怀一切过往、熟悉的、模糊的、难忘的。
  
  这个夏天在没有真正来临之前就已经灭亡、而那些杯中洒落的啤酒泡沫会是在谁的手中、你指间是否还是半截未燃烧完的烟草、
  
  散落的烟灰不经意的落在你黑色牛仔裤而你还在假装无所谓。这些好像发生在很久以前。北城某个炎热的午后、你用很认真的口气对
  
  着我说:“来瓶85年的纯净水”。我真的想知道、说这些话的人你们是否还记得?、我也很想知道、北城在后来的日子它将不会已空
  
  白的格式将其生活继续下去。对么?
  
  我想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当初以轻松的口吻说出的言语。而后、我们就这样、各安天涯、而后、我们就这样、彼此遥远的隐瞒、保
  
  护、问候、直至回忆变成宠辱不惊的时光。而后我却在为我说出的这些话作着原本不该的质疑以及深深的谴责。我在想、如果当初我
  
  把这些深埋在心底、是否我们还会那么毫无顾及的疯癫在一起。
  
  有段时间摊开掌心、里面的纹路清晰的有些可怕、那些鲜红的像是被刻刀掠过的痕迹我不敢相信是我手掌的纹路、他们说、当你
  
  掌心的纹路开始清晰的时候、你将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很庆幸、我现在就一无所有。所以后来再也没什么恐惧的了。我将摊开的掌
  
  心对着日光、我想有些温暖是可以愈合伤口的、我想太阳的温度足以融化我的肌肤、然后长出新的皮肤、那么掌纹也应该可以深浅有
  
  律了吧、可惜、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有些温度只有那些常常咧着嘴笑的肆无忌惮的人才会拥有。而我却再后来的时光中变成了北极
  
  一块不起眼的冰雕、作者不过是一位来去匆匆的过客。
  
  很长一段时间我将自己紧锁在时间的尾端、不肯迈出一步、我知道时间不会太长、我会不忍寂寞的破门而出、但是我没有这么做
  
  。就像有人说的、你如果是一个有思想的人、那么你就不会太过分的对自己、对其有些放不下的。被她说准了、我的确是这样一个人
  
  、而你也的确是说出那句话的人、我们有着不可比拟的距离、更有着遥不可及的疏影思想、你却如此的了解我。像你自己说出的那句
  
  话一样让我了解你。感谢你、让我学会并且懂得如何看轻自己。
  
  我知道其实他们会和我一样想知到、爱文字的人应该有着如何的生活、我也知道总有那么一天某些人会厌倦。其实这些并不算什
  
  么。重要的是那些在文字世界里曾辉煌过的人在后来搁笔至情的时候、想起那些曾在你留言以及评论里面的深浅温暖你将以如何的姿
  
  态去忘记、抑或是回忆。总有一天你我将会明白、其实过往也是一种不死不灭的可以让你我窒息的东西、有时后会带着浩大的毁灭性
  
  奔向你。就在你转身回眸的瞬间、将被洪流带走、当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你我将都不会在看到锦年华开的忧伤姿态。
  
  最后一次、梦西凉。是你带我重新拾笔并且让我将所有热情奔放与文字之间。我却在后来的时光中成了一个让往来风烟踏水而过
  
  的路人、迷途知返我没有太多过错、只是遗憾醒的过早、以至于搞的自己有些被动的矫情。我知道我的文字开始有些伤偏离的遗憾、
  
  没办法、我开始有了所谓的生活、以及一份小牵挂、一个电话号码和一个远方爱我的人、曾经不化的小忧伤、白昼无处安放的悲伤、
  
  这些都被温化过成了曾经。就像你们说的、一切过眼、便是烟云。可是我却成就了不死不灭的伤小落以及偶尔闪过脑海的思绪。
  
  落。像你你致敬感谢、谢谢你们曾经那么支持并在乎过我、我想、我终归没有太多遗憾。也向你们致歉、等太久、没有过好的题
  
  材给你们看。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