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传媒 >

珲春提起开车就恐惧的我把学开车当作生活大事提上了议事程

109

独自开车将近两周,想想从练车到如今,糗事不断,不禁哑然失笑。
  
  一直对车不感兴趣,主要原因也是不敢开,又加上原来的工作位置不远,自行车解决也足够方便。终因工作家庭几多变故,不得已打起了买车的念头。
  
  对车从来没有关注,对路也从来没有关注,驾照拿了N年也没摸过车,提起开车就恐惧的我把学开车当作生活大事提上了议事程。
  
  找朋友多方打听,原来现在都有专门的陪练公司,朋友以前的陪练教练都已电话不通。我只得网上搜索了一家评论口碑相对较好的公司,经细询问,包接送到指定地点,一次三小时,60元一小时,一般学完六次,就可以上路了。多家比较好,价格基本一致,洽谈好,就这样开始了陪练生活。
  
  第一天带我的是一位约五十多岁的师傅,一见我,就对我夸坐在驾驶室里的那个女孩子,说她学得快,开得好,才练车第二次,就开得稳,而且也有速度。说了好半天,我才明白,原来是上一个时间段的学员,原来学员在这三个小时间,要去接新学员,再让下一个学员开车送回家。
  
  那个女孩子约二十岁左右,皮肤白皙,满脸都是甜甜的笑,一接触之后,我也不禁喜欢上了她。按说,接我的这个点,就是我开始练车的时间,可是师傅只是一劲儿的夸奖小美女,并叫她开车把自己送回家,压根儿不提我开车的事儿。
  
  第一天,不知何行情,我也就坐在车里,听师傅夸奖美女。不过说实话,美女的车确实开得还不错,在路上,大部分问题都能独自处理,就是开得慢一点。我也满心羡慕,直向美女打听绝招,就这样练两次,能开到这样熟练?美女也直言,之前就找朋友的车练过,只是不敢上路,所以才找师傅巩固一下,再独自上路。
  
  师傅热情地向我谈论着,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却有点心不在焉了,这个属于我练车的时间,还不只出钱的问题,关键是抽出这几个小时多么困难。我问美女住在哪儿,美女说送到江夏大道。嘿,还真远,从接我的位置出发,熟手都要半个多小时,更何况新手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终于忍不住了,打断了热情谈论的师傅,提示到,已到一点半多了。师傅终于停下来,看了下时间,对美女说,你反正要坐车,就在下一个公交站附近停下吧。
  
  美女也看了一下时间,想到自己多开了这么久,也就欣然同意了。
  
  一接车,我就对师傅说,我多年以前拿得驾照,而且从来没有摸过车。当时学,也主要是在训练场练,也就上了二个多小时的路,学了一下靠边停车,练了二个多小时,还是几个人轮换,反正通过了路考,之后就再也没摸过车,我现在就完全一生手。师傅连给我打气,要对自己有信心,在我手里学得,都学得好,放心,我一定把你教出来。并接连大声问我:“有没有信心?”
  
  说心里话,师傅这半个多小时的表现,确实让我信心不足,但我还是硬着头皮答应:“有”。
  
  这一鼓气,一讲话,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已过去了。师傅才把车停到一个人相对较少的位置,对我讲起了油门,刹车,方向盘的使用。
  
  我也说出了,我多年的疑惑,我一直不知道车在路上怎么感觉开得正的。师傅找准一个点,站在车的正前方,让我对着他看去,说看到他人是正的,车就是正的。我左看右看,没看出所以然,仍然比较疑惑,不知道行走在路上如何判断。师傅就在那里讲,并让我打方向盘。我心里那个急啊,我说您把我带到人较少的位置,让我自己在路上练一下。
  
  几经沟通,师傅让我自己开车,去高新四路,那儿人烟稀少,车也少。我惶恐地上路了,就是我担心的那个问题,不知如何开正。
  
  那看着笔直的大路,原来都不是直的,需要不停地调整方向盘,而我总是慢一拍,直到车歪了,要走出线外了,我才感觉到,再调整,调整得幅度又大,在车流中,我感觉自己就在走之型,像玩漂移一样,险象环生。师傅也是急不可耐,一失之前的和气,大声地吼起来,我能理解,师傅的那个急,我比他还急。
  
  终于到了人少的位置,高新四路,我们师徒俩才松驰了下来。在这无人的道路上,来回练习,才练了约二十分钟,刚刚找到丁点感觉,师傅的电话又来了。原来他们陪练公司的几个师傅相约着吃饭,另外一个师傅给他买了盒饭,聚在一起吃。就这样,又匆匆地聚合去了,多着急,也不能不让师傅吃饭啊。
  
  这样提前进入人多的路段,又加剧了我的畏惧心理。等到这些师傅们一起吃完饭,已是三点多钟,二个多小时过去了,下一个四点钟接班的学员电话已来了。我和师傅又匆匆地去汉阳接另外一个学员,一路上,师傅不停地催我,开快点,时间来不及了,而我对车还没感觉,照样是在路上玩漂移,在师傅的一阵阵急叫下,总算化险为夷。一下三环,到了人多的位置,师傅怕出事,再加上时间上也来不及了,师傅自己接过去开了。
  
  等师傅把我送到指定地点,结帐时,我是满心不舒服,我好不容易抽出的三个小时,开了才约一半的时间,而真正我觉得有效的时间,就是在那无人路段的二十分钟。我准备付一次钱,再也不找这个公司了。
  
  可是师傅却不这样想了,当着下一个学员的面,不停地问我:“师傅我教得好不好?你跟着我,保证学得会,没问题。只要跟着我的,都说我教得好。”
  
  我心里是满肚子意见,但看着这样一位几乎可做我长辈的师傅,又对着这样一位新学员,我确实说不出来,也只有点了点头,勉强笑了笑。
  
  师傅一见我点头笑了,忙又进一步说道:“我们公司举办优惠活动,如果学六次,可以办卡,交五次的钱,送一次。”
  
  虽然有点诱惑,但想到师傅的表现,我还是淡淡地说,我还是学一次,交一次吧。师傅毫不罢休,仍然不停地说:“那你是觉得我教得不好,你反正至少是要练六次,才能上路。”不待我回头,又对着下一位学员说:“你说我教是好不好?你跟着我学了一次,怎么样,还不错吧?”
  
  下一位学员是与我年龄相近的中年女子,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我想,她也好不起来,这个时候送我到闹市区,马路被车流塞得严严实实。着着前面那长长的车龙,偶尔蠕动一下,不知不觉时间就飞逝而过了。这三个小时的利用率也太低了。
  
  师傅就这样不停地游说,要我办卡,我也拉不下脸皮说不了。换个角度想了想,下次再换个师傅或许就不一样,我也就答应了,办了一张卡。
  
  第二次,我约课程时,特地点明要换个师傅。当时,公司也答应了,可是临时他们公司又给安排了这位师傅,上一位学员还是这位美女。这次看到师傅还是毫无动静,我没多说什么,直接了解地提出时间已到,但师傅仍然让美女多开了二十分钟左右。这年月,美女就是通行证啊,到哪儿哪儿香,我们这些半老徐娘,想维权都不容易呢,罢,罢了。
  
  鉴于上次的经验教训,关于师傅吃饭的事,也不能全怪师傅,这些师傅也是公司聘请的。公司给师傅的时间段安排得满满的,确实没有给师傅安排单独吃饭休息的时间。想想这些师傅也不容易,我也主动给师傅带了一份盒饭,一曰打点一下,二也节约一点师傅聚会吃饭的时间。
  
  昨晚回去,我也想了想,我还是要找人少的路,练一练直线行走,至少要能走到车道内,开稳了,才能处理其他的应急事件。我向师傅要求,今天就带我走直线,我找一下感觉。师傅也欣然答应,在人少的关山大道上,开了约二十分钟,我刚找到了一点感觉,师傅的电话又来了,原来又是几个师傅邀请一起吃饭,照样也给我师傅买了一份。我想这次师傅已经吃过了,肯定不会再去了。谁知,师傅立马答应,便要我往目的地开,还直向我解释,他们给买饭了,如果不吃,会生气的。我真无语了,如果我投诉了,五十多岁的师傅会有什么结局,自是可想而知。想想,也不忍心。目的地在东湖那个人少的停车场。但去的路就不大好走了,沿湖路太窄,而且全是弯路,像我这样连直线都没走直的人,在这样的双向道上行使,更是险象环生,师傅自是高度警惕,又急不可待。
  
  好不容易安全到达停车场,其他的几位学员,在停车场独自练习倒车位,停车。而我,师傅又不放心让我单独在停车场环形,又不忍放弃也大家吃饭交谈,变相休息的时间。我就这样被干晾在了那里,停车等待。
  
  师傅们吃完了饭,还要闲聊一会儿,那几位学员可能正是学停车进车位的课,也可能是出于无奈,自己独自在那里练着。我的师傅也舍不得离开这个环境,也在那里热烈地交谈着,好像早已忘了还有学员这个事。
  
  时间就这样分分秒秒地过去了,我也没有了脾气。我盯着师傅,师傅终于站不住了,说就在停车场环行,学转弯。停车场里的道路窄,弯急,对于我这个对直线都还没有感觉的人,每次转弯过去,车身总是歪的。师傅说别人一学就会,难不成我就这么笨,我还真不信邪。我的立志还没实现,下一个学员的电话又来了,我们又匆匆地驶上了闹市人多区。
  
  想想真是郁闷,这六个小时,有效利用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又想起了阿红的叮嘱,一定不要办卡,学一次,不好就换。终究还是拉不下脸皮,哎,只有另辟晓径了。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